51小说网

首页 稳住别浪
字:
关灯 护眼
51小说网 > 稳住别浪 > 第五百章 【死亡?】

    第五百章【死亡?】

    “零的下落?”

    陈诺拎着灰猫凑到面前,盯着这个家伙的眼珠子:“你确定,你知道零的下落?”

    灰猫可怜兮兮的看着陈诺。

    陈诺却摇头:“不对,不对啊!灰猫,我记得很清楚,你告诉我过你们都找不到零,你们都不知道零在哪里!”

    灰猫:“……我说过嘛?”

    “说过!”

    灰猫叹了口气:“好吧,我确实说过——不不不,你别这么看着我,我上次说的也是真话,也没撒谎。我确实不知道零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上次没骗我没撒谎,所以刚才是撒谎对嘛?”

    灰猫犹豫了一下,小心翼翼道:“准确的来说……嗯……就是在刚才,我忽然才想到的。就在刚才,我忽然就知道了零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陈诺皱眉问道:“刚才?”

    灰猫的语气一下变的就很奇怪了:“对,就在,刚才。”

    ·

    “侄女侄女!我的小侄女呢!

    ”

    刚刚放学回家,背着一个哆啦a梦图桉书包的陈小叶冲进家门,气喘吁吁的放下书包口,就凑到了房间里的婴儿床旁边,够着脑袋看着躺在婴儿床里的陈一一。

    “嫂子。”陈小叶扭头坐在一旁的鹿细细,犹豫了一下:“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,鹿细细微笑看着小叶子,伸手摸了摸她脑袋上的辫子:“饿了?”

    陈小叶摇头,低声道:“我有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的小侄女,真的就叫陈一一嘛?这个名字,我今天在学校和同学聊天,她们都说这个名字好奇怪啊。”

    鹿细细噗嗤一笑。

    “就是很奇怪啊。”陈小叶似乎有些担忧的叹了口气:“我的同学知道我有一个小侄女,都很好奇的。但是一听说她的名字叫陈一一,就都觉得很奇怪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似乎有点为难的样子:“这么奇怪的名字,将来她上学的时候,会被同学乱起外号嘲笑的。”

    鹿细细神色很平静:“这个名字是你哥哥起的……其实这个名字我也不是很喜欢。反正现在还没有登记户籍,到时候给她换个好听一点的名字就可以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名字还可以换么?“陈小叶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我的名字也可以换么?”陈小叶歪着脑袋看鹿细细。

    鹿细细笑了,看着这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陈小叶的相貌生的极好,眉宇之间和她的哥哥有几分相似,很秀气的眉眼——兄妹两人都从欧秀华那儿遗传了高颜值基因。

    “你想换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陈小叶犹豫了一下,低声道:“我想把这个小字去掉,去掉的话,我是不是就可以快点长大,不再是小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鹿细细一愣,随即恍然。

    还真是……小孩子的想法啊。

    小孩子么,年纪小的时候总盼望着长大。可真的长大之后,才会明白,小时候无忧无虑的年纪,可能才是人这一辈子最快乐的时光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鹿细细温柔的笑了笑,拉着陈小叶站了起来:“好了,如果你想抱宝宝的话,要先去洗手,一会儿等你哥哥回来,就可以吃晚饭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补充了一句:“不管你想改什么名字,你自己仔细想好了再和你妈妈和你哥哥说,只要你妈妈和哥哥不反对,就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陈小叶顿时开心了起来,然后却又重新陷入了纠结,似乎在思索着到底改个什么好听的名字才够满意。

    看着陈小叶若有所思的去洗手,鹿细细的手轻轻抚了抚自己女儿的肚子,看了一眼时间:“陈诺那个家伙出去了好久,怎么还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·

    “所以说,你说你知道零的下落,意思是……你猜的?而且是就在刚才,刚刚才猜到的?”陈诺略有些不满的语气。

    灰猫点了点头,眼看陈诺不讲话,灰猫低声道:“可是,我的猜测,或许很有道理的。”

    陈诺眯着眼睛想了想:“先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灰猫立刻道:“你看啊……”

    陈诺忽然就笑了:“换个语气和我讲话。这种套路是老子发明出来的,你一开口我就知道你打算骗我。”

    灰猫赶紧摇头:“不骗!不骗!我说的都是真话!”

    眼看陈诺不在质疑,灰猫才飞快道:“我虽然不知道零为什么会把……她变成她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爪子指了指云音,才继续道:“零做事情的用意,我猜测不到。但是……却有一个问题,是我想不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灰猫苦笑:“为什么是我?我的意思是,跑来给这个云音传达讯息,告诉她发生了什么……这个送信的人,为什么是我呢?”

    陈诺一愣,一时间没太明白灰猫的意思。

    灰猫叹了口气,缓缓道:“零的身份可以千变万化,可以随意附身到任何一个生灵的身上,只要这个生灵的生命强度足够弱小。

    那么,理论来说,它没必要特意在我的脑子里留下一段信息,然后等到云音被激活的时候,让我跑来送信的。

    你这么想一想,它自己做的布局,自己弄的手段,等到事情办成的时候……按理说,它难道就不想亲自过来看一眼?

    何况以它的手段,根本不用担心被你抓住。

    一来呢,你的实力不如它。

    二来,它可以千变万化,随意改变身份,随意夺舍附体。

    那么,随便找一个普通人附体,过来传递个消息,顺便亲自看一眼自己谋划的事情办成。

    看完了之后,如果不想被你纠缠,直接脱身走掉就行,反正你也抓不住它的。

    这样岂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灰猫指着自己的鼻子:“为什么要在很早之前,在我的脑子里留下这么一段记忆,托我的手来传递消息?

    把简单的事情弄复杂了呀。”

    陈诺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倒是……也有几分道理啊。

    “此外,还有一个问题,也很有意思。”灰猫缓缓道:“不管是你的那个生理上的父亲也好,零的幕后谋划也好……但是,零却一直没有露面,对吧?

    它一直不露面和你打交道……

    陈诺,你总不会认为,它是怕了你吧?”

    怕?

    陈诺当然不会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零怎么可能怕自己呢?它的实力显然是在自己之上的。

    即便和自己面对面……

    陈诺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零确实不怕和自己面对面的!

    在1981的时空,零就直接现身在自己的面前了!

    而且,这个时候,陈诺心中也浮现出了一个似乎被自己忽略掉的问题来。

    为什么……是陈建设?

    是的,没错,陈建设是原本的那个原生陈诺的父亲,和自己的这个身份有潜在的关系——所以,零在陈建设的身上布局,通过给予陈建设时空逆转的能力,最后把棋子落力在了自己的身上,然后自己通过从陈建设身上得到的时空能力,回到了1981年。

    完成了零的谋划和布局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好像也有点脱裤子放屁啊!

    以零的本事,它真的需要这么兜个大圈子么?

    以他的能力,就像在1981年的时空线上,它摆弄自己就如同摆弄婴儿一样。

    根本没必要在陈建设身上布局!

    它完全可以直接找上门来,然后一巴掌把自己拍回1981年!

    就好像现在!

    它激活了云音后,完全可以自己亲自来看一眼,亲自来传递消息。

    没必要借灰猫的嘴巴来说话!

    要说它只是想躲在幕后吧……可是在1981年,它就毫不顾忌的和自己会面,并没有躲在幕后的意思。

    可偏偏,这两件事情,它又不肯出面了,而是利用了别人。

    陈诺想到这里,忽然心中勐然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是时间线!

    在2002年,自己重生后的这条时间线里,零从来没露面!

    它只是在1981年的时间线里露面了!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是时间线的问题?

    零……只是在2002年的时间线,不和自己碰面?

    是不敢和自己碰面,还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,导致它不可以在2002年的时间线和自己碰面?

    在1981年,它可以直接站在幕前!

    但是在2002年,却始终躲在幕后?

    那么就用排除法!

    首先排除的是这个家伙肯定不是怕自己。

    然后排除的是,零这个家伙并不打算躲在幕后,因为它已经和自己碰过面了。

    唯一的变量,是时间线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2002年的时间线有什么特殊原因,让零不可以在这个时间线和自己面对面?

    不可以直接出手做事情?

    而是需要提前很多年来布局,来借助他人之手……

    陈诺一挥手,一道力量把云音卷回了床上,然后一团念力封锁住了云音的五感六识!

    扭过头来,陈诺的面色肃然看着灰猫:“说吧,你的猜测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灰猫的语气也有点犹豫,有点不太确定。

    “排除一切可能,那么剩下的那一个选项,即便看起来再荒唐再离谱,但也很有可能就刚好是正确答桉了,对吧?

    所以……你想过没有,有没有一种可能……

    零根本不在这个时空了。

    有没有一种可能,它死在了2002年之前!

    它,只生存与2002年之前的时空!”

    陈诺目色一震!

    !

    2002年之前就死掉了……

    只生存与2002年之前的时空?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就可以解释,为什么零可以在1981年对着自己现身!但是在2002年对自己的所有算计和布局,都是通过他人之手?

    陈诺皱眉:“零……会死掉?它……种子会死掉么?”

    灰猫摇头:“我说的死,和你所谓的死,也许不是一个意思。对于它这种掌控了时间的生命来说,普通意义上的死亡,是不能衡量它的。

    对于时间生命来说,所谓的死亡,只不过是它在时间线上的生命坐标的截止点。

    比如说,它的生命坐标只能延续到2002年,那么对于2002年之后的世界,它就不存在了,等于是死亡。

    但是它又不是真正的死亡,因为它可以永远活在2002年之前的时空里。”

    陈诺面色巨变!